纵是以姬去恶的镇静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4 浏览:103
“客官还要些什么?”随着大吼,一名矮胖的“掌柜”果然自楼梯口出现,左一绕右一晃的闪过负手而立的锦衣老者,再东一步、四一跳地绕过“网”的范围,来到红面大汉面前。他圆圆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以致于让人只能注意到他那硕大的酒螬鼻,至于生像究竟如何,却无论如何也难以一眼看清。红面大汉瞪向掌柜的,“我要了多少饼?”果然即使大吼声中,音质也饱含沧桑,正是先前制止孟少侠准备出手的“缚虎手”柏坚。“回客官的话,您要了五百张饼,小店一时筹备不齐,只凑够了四百八十张。”“咣!”一声响,“缚虎手”柏坚又一击桌,“——多少菜?!”“回客官的话,二十八盘菜。”“多少酒?!”“五十二坛酒。”掌柜的声音更为恭敬。“缚虎手”柏坚缓缓颔首,突然厉声道:“以这样的酒菜,能请到多少的客人?”“十三位。”掌柜的声音一端,素声答话。“缚虎手”柏坚面色一沉,“既如此,还不再替我请到五人!”那掌柜的露出满脸的为难之色,呐呐道:“回客官的话,眼下店里只剩我这个老不死的一家五口了。”“是人便可!——拙!还不速速赶来饮酒作乐?!”“是。”那掌柜的击掌两声。“寻葫芦锯瓢、拾砖瓦攒窑,”一阵凄凄凉凉的歌声便由楼下传了上来。“……暖堂院翻做乞儿学,做一个莲花落训道,戴一顶十花九裂遮尘帽,穿一领千补百纳藏形袍,系一条七断八续勒身条,这的是子弟每下稍……”歌声中,一名年已七旬的老人当先出现,他须发皆白,双目昏花,满脸皱纹中更潜藏着无数的老人斑,生的高大痴肥,却因驼背凸腹的缘故看上去显得像极了两根高跷上竖着个圆肉球,一双手却洁白柔滑、娇小纤细,堪比处子。他脚步蹒跚,看上去随时会跌倒,然而上半身却又纹丝不动,仿佛虚空而浮,是以虽是一步步走了上来,倒像是一个气球被人举着“露”了出来。“如玉彭祖?”姬去凶忍不住叫道:“——好家伙,养生堂堂主亲自来了!”话音方落,那“气球”便晃了两晃,似欲突然飘飞,六仆都止不住想揉一揉眼好看清“气球”是否飞开时,气喘吁吁声中,老人已落座于“依人”媚儿对面。几乎在此同时,第二人连声哈欠,睡眼惺忪地出现,此人年纪约在六十上下,拄着一根青木拐杖,经过锦衣老者身畔时,似欲脚步不稳倒向锦衣老者,却在众仆视线被“如玉彭祖”吸引的刹那,先一步落座于“投怀”娇儿对面,但他一落座即伏桌而睡,兼且众人视线被“如玉彭祖”吸引,是以虽是他先落座,仍要待发觉“如玉彭祖”闯入“网”中后,才吃惊地发觉另一人业已先行闯入。姬去残铜铃般大眼一瞪,咋舌道:“乖乖!原来五大护法之首‘迷糊虫’也来了!”“虫子?虫子在哪里?我最喜欢吃虫子!”一阵呷呷尖笑传出,一名身着一身大红裙装的老妇如风般冲来。她年纪看来至少六十,神态的天真却最多六岁,只一奔到,立刻东张西望,突然间便已直奔入内,直冲到“送抱”欢儿身边才停下,眉开眼笑地拉住欢儿的手,迭声道:“好标致的丫头,招人喜爱……”欢儿呆了一呆,立刻甜甜一笑,“天才婆婆,您来结缘?”那曲凄凄凉凉的《醉太平》适时唱罢,“官爷赏口饭啦——”吆喝声中,一名老丐缓步上楼, 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但见他真的戴了一顶十花九裂的遮尘帽,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穿一领千补百纳黑布袄,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系一条七断八续少颜没色的勒身条,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面目肮脏地不见本色,经过锦衣老者身边时,已把目光落在了端坐不动的姬去恶身上。此人一到,纵是以姬去恶的镇静,也不由得微微一凛,毫无表情的面上隐隐现出一丝警惕之色。双方相会至今,虽未曾真个动手,但自孟庸才拦在酒楼门口始,便已交手不断,而天龙庄诸人布成“网”后,更是直接对丐帮众人提出挑战,如玉彭祖以奇异功法吸引天龙庄诸人视线时,迷糊虫乘机进入“网”中破坏“网”的天衣无缝格局,如玉彭祖再在天龙庄防御之网糟破坏尚未来得及发觉的刹那,巧妙地利用形势,进入“网”中,再度以“两人同入”的事实迫使天龙庄人为之心神震惊,天才婆婆则迅速进入。三人虽是进入的看似容易,不外是利用了人的错觉与分心方可达至目的,但在三人达到目的的同时,天龙庄诸人的“网”又已重新结起,并且更为警惕,这最后一人如何进入,事实上便已是胜负抉择的紧要之时。老丐嘿嘿一笑,向前走了两步,停在“网”外,望向姬去恶,满脸的捉狭笑容,“官爷,赏一口饭吃如何?”姬去恶沉哼一声,“老花子,难得一见,想不到你居然也有闲暇。”老化子嘿嘿一笑,“养生堂堂主、五护法之首、结缘堂堂主既然都能来,内幕资料我化子堂为何不能前来?嘿嘿,不过你可猜出掌柜的是谁?”姬去恶眉头皱了一皱,道:“总不会是‘老不死’贾掌柜吧?”“不是他又是谁呢?”老化子的笑容显得更为捉狭。六仆齐怔。※※※※※天龙庄虽是号称天下第一庄,但无论再威名四播,也不过只是武林世家的变种而已,而丐帮却实属天下第一帮,帮中子弟达数十万,下分六堂,其执法堂、化子堂、结缘堂、传功堂、扶护堂五堂五十分坛内,高手如云,但丐帮之所以令人见之而生退心,却有一半缘故是因长老堂的存在。长老堂内,例来只有二十人,这二十人中仅有两名十袋长老,其余的均为九袋,而两名十袋中,又以内务“老不死”贾掌柜声名显赫,武功与帮主一向只在伯仲之间。江湖中人虽鲜有亲睹贾掌柜面目者,却素知贾掌柜近十年来的确已不付“掌柜”之名,举凡丐帮重要事物,若无贾掌柜点头,那是半点也行不通的。而任一组织,做首领的还可以行无所踪,只主持些重要事物,但做具体工作的,无疑只能被困于案牍之间,受繁杂事物所累,不能轻易离开,故尔此次定约,帮主亲到是应该的,各堂堂主到了也能说得过去,惟独这贾掌柜的亲自到场,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想到的。老化子再嘿嘿一笑,问道:“俺方才听闻你们欲与‘迷糊虫’的徒弟定约,不知是真的呢还是在试探一番。”姬去恶掩饰心内震惊,不答反问:“你以为呢?”老化子笑声一停,长叹道:“那俩不成材的东西,的确无能与你们定约。不过,假若你们六个愿和‘老不死’定约,只要你们联手可胜了他一招半式,我四人就追随‘老不死’投奔天龙庄,做牛做马,听凭使唤,——如何?”当今天下的两大帮会秘密相会,一个不善,那便是江湖势力更迭之时,天龙庄虽势力比不上丐帮,但既然敢来,自是已定下完全之策,有信心能闯出生天,但如今既然“老不死”贾掌柜的亲自到场,若有不测,那定是动则覆亡之举。姬去恶一面筹思对策,一面思索贾掌柜亲自到场的真实缘故,面上却毫无所动,淡淡道:“哦?那倒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刚刚我兄弟以大欺小,现下就有大人来讨债了。”目中忽现凌厉锋芒,冷声道:“但丐帮若少了你们五个,那便如少了一条胳膊毫无区别。老花子,你可要慎思了。”老叫化嘿嘿一笑,“是极是极,少了我们五个,丐帮便像是少了条胳膊,但少了条胳膊,丐帮却还有两腿一臂,天龙庄若少了你们六个呢?嘿嘿,那无疑便是少了一整条腿。”姬去恶不动声色道:“既然如此,算下来我们是吃大亏了,而吃亏的事别人肯做,我姬去恶是万万不做的。这个约,还是不订也罢。”老化子耸耸肩,一身的灰尘便弥漫开来,夹杂出一丝腐臭气息,“咳……真不知你们竟如此有自知之明。”姬去恶毫不动怒,“人贵有自知之明,想我们六人名声再大,也不过是仆从之流,又焉敢与丐帮的长老定约?”身形一侧,“网”的天衣无缝格局,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老化子嘿嘿一笑,大大方方地走进“网”中,坐到姬去恶的对面。双方干戈,再次消止,但此番暗斗,究竟谁胜谁负,却是并无答案,若说丐帮胜,自可认为是老花子采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上策无惊无险地进入“网”内取得胜利,若以天龙庄胜,则可说是天龙庄有意相让,打开防御之网,任其随意进入。当然此时形势也已微妙转化,倘若天龙庄的“天网”果真威力非凡,四名丐帮高手进入“网”中一旦局势转变,立时便会首当其冲,被困网中,生死难卜;而若丐帮高手实力够强,天龙庄的“天网”也便再无法保持效果,一旦有所变故,丐帮诸人便可内外交击,一举弑敌。“老不死”贾掌柜似是才看到四人到来般回禀道:“回客官,饮酒作乐的已经到齐了。”众人立即收敛心神,知道此会正式开始。“缚虎手”柏坚望向锦衣老者,突然厉声道:“既是到齐,为何有人迟迟不肯落座?”“老不死”贾掌柜趋前一步,向锦衣老者连鞠三躬,依然像极了一名酒楼掌柜的,满脸堆笑道:“官爷,小店招待不周,乞请谅解。店内空位尚多,便请官爷移驾如何?”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