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定然绝非男人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4 浏览:176
姬去恶面无表情道:“世人传言,孟庸才孟少侠乃是丐帮未来五大护法之首,今日一见,不过尔尔。以两位之能,在江湖上的确堪称罕逢对手,但在我等看来,也只是仆从之流。”他还是首次说话,他的话音也平平静静毫无一点异常,却不知怎的听到人耳中竟宛如狂风呼啸,万木齐摇般既清晰又模糊,一时之间仿佛天地间仅剩下他的声音,一直到他说话结束,听者意识方可回归现实。即使再无能之人,只一听这声音,也知他的武功比姬去凶姬去残姬去穷都要高上不止一筹。孟庸才目光稍现凛然之色,却仍是有气无力地笑笑,孟少侠则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似是随时支持不住,要躺倒大睡一般。姬去恶依然面无表情,“我知两位心中定然不服,也知两位联手之后武功登时可高数倍。如若有意,会后我兄弟三人不妨陪两位过招,两位联手若能接上百招,我兄弟三人日后便为两位仆从。”孟少侠目光登时一亮,“果真?”姬去恶毫无表情,“在下从不妄言。”“既如此,何妨现在便搏上一搏?”孟少侠倦意一扫而空,孟庸才却一摆手,神色恭谨,“前辈言重了。后学自知非是前辈对手,这个约会,不订也罢。”姬去恶依然面无表情,“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放弃未免太过可惜。”孟庸才一笑道:“晚辈有自知之明,异日如若有缘,再订约会不迟。”姬去恶微叹一声,“时机稍纵即逝,一待敝主下车,一切晚噫。”孟庸才仍一笑拒绝,“晚辈在此先谢过前辈的美意了。”目光扫向篷车,郎声道:“时辰已到,可否请回复贵主上,会期已至?”话音方落,但听“驾!”一声响,红车车夫响出一鞭,车内袅袅亭亭地行出三名盛装美妇,个个衣着艳丽,体态丰满,容颜风情万种,年龄均在三十上下,正是令男性为之食指大动的年纪。这三女一行出,姬去恶、姬去残、姬去凶立刻向左一让,垂首而立,看来这三女的身份居然比他三人还要高上一筹。三美妇款款而来,姿态既优雅又活泼,再配合那副满目的风情满面的笑意象是不拒天下任何人的神态,若有不为之心动者,那定然绝非男人。孟少侠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奇怪的是孟庸才却依然是那副有气无力昏昏欲睡的模样,真不知他是在有意做态还是当真对这三美妇毫无一丝兴趣。三美妇行到酒楼门口之外,纷纷秋波流转,打量二孟,居中者轻启朱唇,眸中秋水盈盈,轻轻说道:“咱们姐妹对你们也颇感兴趣,如若两位可支上八十招,咱们姐妹便听凭两位处置可好?”她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只听声音便令人想将其揽于怀中爱怜一番,更何况这番话语极尽诱惑,便是以孟庸才之能,也听得心摇神驶,脑中“轰”的一声响,便欲立即站出,但他脚步方欲挪动,突听冷笑一声传出,心神登时为之一凛,回复清明。只听孟少侠冷笑一声,冷冷说道:“若无定约在前, 香港精选二肖期期准区区说什么也要凭掌中双剑独接‘三花大阵’, 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莫说八十招,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便是再加八十招,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也决不皱眉。不过,既已定约,区区反不能应承,否则,传言出去,岂非丐帮双孟成了欺侮妇孺的屑小之徒?……哼哼!废话少说,敝帮少帮主已等待多时了,贵庄正主该露面了。”孟庸才心神既已回复,便依然是那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心中却颇为凛然。江湖中定约者可谓屡见不鲜,但女子主动定约者且“听凭处置”他还是首次遇到,也是首次听闻。那“天龙庄”虽是号称“天下第一庄”,庄内高手层出不穷,十二仆更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即令一些中小门派的掌门也要略逊一筹,但丐帮则早已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帮”,丐帮双孟也早被誉为未来丐帮的中流砥柱,尤其孟少侠更是早被江湖中人传为技压五大护法的丐帮第二高手,想对方也不过是仆从之流,有何手段敢视丐帮为无物?然而自姬去凶以步伐气势进招始,姬去残姬去恶的音质夺人,他都未曾稍受影响,此妇却仅是轻言淡语一番便令他心神不稳,倘于那时此妇突然出招,结果不问而知,如此媚功音功若配合上超绝功力,此战结果已是不问而知。只见那居中美妇嫣然一笑,轻轻道:“一言不善,即生祸端,天龙庄屹立百年,还从未有谁敢做如此妄言,今日便凭此言,说什么也要会一会丐帮双孟的‘一生一梦里’了。”孟少侠一抱拳,沉声道:“请教了!”酒楼之上,突地传来一声叹息,白姐四肖必选一肖一码只听一个无尽沧桑的声音徐徐说道:“你们已无法保持心态,此约不定也罢!人生如梦,一梦一生。咳……你们还是……”说话者不问而知乃是丐帮少帮主“缚虎手”柏坚,他说至此处,便不再说下去,但孟庸才、孟少侠二人自是知道少帮主未尽之意。“时辰到——”孟少侠朗声道:“……恭迎天龙庄姬大先生、姬二小姐——”酒楼之内,登时传来一曲整齐的“莲花落”。丐帮的“迎宾曲”一响,孟少侠当即侧身相让,紧立门边,与对面的孟庸才回复“门童”角色,再无半点剑拔弩张之态,双方干戈,顿时消散。居中者嫣然一笑,美目凝视着孟少侠,“咱们姐妹乃‘云龙’二庄主的侍卫婢女,人称依人、投怀、送抱,我嘛,也就是‘依人’媚儿,左边的是‘投怀’娇儿,右边的是‘送抱’欢儿。两位何时有闲,咱们姐妹定当……”美目轻轻地瞟了孟少侠一眼,娇笑一声,当先跨入酒楼,娇儿欢儿也是美目轻瞟,娇笑声中,跟着进了酒楼。黑红两车车夫相视一眼,一齐掀开车帘,两车内各行出一人。红车中,是名年近五旬的老者,一身锦衣,胸前绣出海天落日图,一脸福像,眼眉间含蕴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安详与满足,他身材并不怎么高,但看上去却魁伟有力,行动间不疾不徐,自有一股傲视天下、领袖群伦的君王气质,令人一望而知定系大权独揽、发号施令之人。黑车内,却行出一名蒙面女子,一袭黑裙,衬得体态份外单薄,行动间宛如无根浮萍般令人心生怜悯之意。她身高与锦衣老者相同,本来女子显身高,却不知怎的,看上去总比锦衣老者矮上少许。她黑纱掩面,难以看清容颜,但那一对眸子,却似含蕴着千幽万怨。两人自车内一出现,在马背上的十三骑立刻下马连同姬去穷分为两列迎接于酒楼之外,姬去恶、姬去凶、姬去残三人也后退一步让出位置。孟庸才和孟少侠均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都露出疑惑神情。那天龙庄响誉江湖达百年之久,先后换了三代庄主,每一代均是四名庄主,因出行时分乘黑红白绿四车,故尔人们一见篷车颜色,便知车内是哪位庄主,但今日之会,黑红两庄主既到,六仆未错,怎的篷车主人却换?两人交视一眼,均知并无答案,天龙庄摩下十四卫却已齐喝一声:“见过庄主!”锦衣老者淡然挥手,十四卫立刻一动不动地贴手而立。已进酒楼的三美妇摆动柳腰,继续向楼上而行,姬去凶、姬去恶、姬去残三仆跨入酒楼大门。锦衣老者这才和蒙面女子一同举步。两人行至门口,锦衣老者微微一停,看了孟庸才两眼,一笑道:“神韵内在,端得是可造之材,如遇明师指点,必可成就大业。”继续向前走去。丐帮双孟虽是齐名,但谁都知道孟少侠的武功要比孟庸才高上不止一筹,岂知这天龙庄庄主却似反而更为欣赏早被丐帮诸高手定下未来发展怎么也比不上孟少侠的孟庸才,也不知是他眼力有误,还是有些别的原因。被这天下驰名的不世豪雄夸赞,孟庸才不禁急忙素手恭送,恭谨道:“承蒙前辈夸奖,晚辈不胜汗颜。”※※※※※二楼之上,只有一名红面浓须大汉,坐像大马金刀,手捧一只葫芦瓢饮酒,对天龙庄诸人的来临,竟望也不望一眼,倘若这果真便是“缚虎手”柏坚,此人也未免太过于狂妄无礼。但人的名、树的影,“缚虎手”柏坚既是被誉为江湖后起第一人,又是丐帮少帮主的身份,先行上楼的媚儿、娇儿、欢儿自是也不便多言。三美妇扫视二楼一眼,便各选一桌坐下,紧跟而来的姬去恶、姬去凶、姬去残三仆也各选一桌。六仆各据一桌,其位置不但可在最短时间内扑向来自楼梯口、临街窗、最内角三个方位的袭击,同时也可严密保护处于其中的一张空桌,那不问自知,定是留给天龙庄两名庄主的位置。那蒙面女子缓步而入,像是毫不在意般在居中八仙桌旁坐下。她不坐下时倒还未看出什么,一但坐下,身处之位立即成为联结六仆的“网结”所在,不但可以受六仆的全面保护,更同时成为可支援任何方位的中心点,那由六仆所布之网的力量也立时增强了数倍,形成一个蚊蝇也无法钻入的奇异力场。但奇特的是,假如此时那锦衣老者也进入“网”中,“网”的效果登时会被破坏,而此情此景,锦衣老者最佳的位置竟是站于楼梯口处原地不动,方可维持“网”的效果且进尔成为“网之结绳”,使“网”同时深具防守攻击之力。那锦衣老者果然也就原地不动,负手而立,望定了这犹在饮酒,眼也不抬的应是“缚虎手”柏坚的红面大汉。这一瓢酒终于饮罢,红面大汉突一击桌,大吼一声:“掌柜的!”

原标题:RNG迎来夺冠两周年,Uzi老队友却宣布退役,皇族战队仅剩下1人!

,,正版神码报精选六肖图
0